寒山一带伤心碧

全职一帆本命,全员好感,脑子有坑,文笔有洞。转职实习画手中,不要期待更新(。

[楼诚AU]孤星 (上)(总裁X大明星 paro)

*如题,总裁楼X明星诚

*预计是个短篇。。。。吧

*娱乐圈小白,看见了常识性错误别惊讶


那条劲爆至极的花边新闻出现在头条的时候,明诚正在片场的化妆车里补眠。

上一条刚刚拍完,这会儿没他的戏份,连轴转了二十小时的疲倦让他睡得很沉——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没能听见手机里如海浪一般响起的微博@提示信息,没能看见被推送到手机屏幕上的娱乐头条,也没能听见梁仲春明镜明台给他连番打的二十几个电话——直到他的经纪人心急火燎地拉开化妆车的门,把他拖出睡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睡?!大事不好了!”

 

“唔?”明诚揉了揉困倦的眼睛,还不太清醒。

“你和那个明氏集团的总裁究竟是什么关系?!”

经纪人把手机往他面前一放,微博话题榜头三条上赫然都挂着他的艺名:

#阿诚被总裁包养#

#明楼阿诚幽会珠宝店当红男星疑攀豪门#

#阿诚滚出娱乐圈#

 

再一看娱乐版热门微博,原始爆料来源于一个花边报社的小号所发的一组偷拍照片,照片上阿诚和明楼在某家珠宝店同出同入,举止亲昵,引人遐想。配文也很是别有用心:“看样子这年头想嫁入豪门的可不止只有女的。[哆啦A梦微笑]”

 

“……”真是永远都不能小看这些小报记者的脑洞和节操。

 

阿诚是四年前出道的。

四年前,他被知名导演戴利相中,以纯新人的身份参演了电影《玲珑榜》。静王容颜冷俊,如刻霜雪,风骨铮铮不可言说,不知多少人拜倒在他的战袍之下。自此,明诚一票而红。

与大多数艺人相反的,他为自己取了个朴素的艺名,阿诚。

娱乐圈向来鱼龙混杂,攀高踩低。四年来他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飞速成长为新生代中炙手可热的巨星,不知经历过多少人情冷暖、明枪暗箭,然而他依旧靠着自己的脑与手,扛着无数冷嘲热讽、恶意打压,一点点走到了今天。

 

固然他实力出众,有颜有演技,然而揣测他背后有金主捧的人从没少过——但事实其实恰恰相反。

 

阿诚叹了口气,抓了把头发,摸出自己的手机,忽略了锁屏界面上的无数未接来电显示,未读微博提醒,以及未读微信消息,直接给明楼打了个电话。

“喂,大哥?”

电话那边传来低沉而磁性的嗓音:“看见新闻了?”

“嗯哼,”听着对面的声音,阿诚似笑非笑,“照片拍得挺好。”

 

对面的经纪人听见他仍然如此悠闲地和他“大哥”打电话,急得都想糊他一脸手机了。

 

“你这两天什么时候有空?”明楼问,“我去联系梁仲春,安排发布会。”

“周四。”阿诚想了想,“那就到时候见?”

 

阿诚挂了电话,经纪人已经又气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抓着他的领子摇三摇:“我的大明星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那么悠闲地和你大哥打电话!”

“别担心,”阿诚讳莫如深地一笑,“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人顶着。”

“你以为谁还能帮你顶着?!”经纪人恨铁不成钢,“事情已经发酵成这样,就算是梁总也没法压下去。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明氏的总裁究竟是什么关系?真的是那种——”

 

她正逼问到一半,手机铃响,正是76号的头把交椅梁仲春。经纪人连忙诚惶诚恐地接起电话,聆听顶头上司的教诲,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

她颤颤巍巍地放下手机,不可置信的眼神在阿诚身上转了一圈。

“你……明楼是你大哥?!”

 

四年前。

明诚跟着明楼参加某电影的资方酒会。明家有意进入影业,这是明氏投资的第一部电影,身为总裁的明楼颇为重视,带着他亲自参加。明诚那时是明楼的私人助理兼秘书,大学毕业后便跟在自家大哥身边,一边跟着学,一边帮忙打理照顾生活能力九级伤残的明大总裁——话虽如此,明诚素来低调,明楼又从不宣扬,因此大家都只当他是明家的某个远房亲戚,年轻有为,才被明总裁带在身边调教。

明家在商界叱咤风云,明楼又是资方代表,自然在酒会上受尽注目。明楼那日戴着一副眼睛,袖口扣着一对蓝宝石袖扣,衬得他仿佛贵族,既风度翩翩、又气度慑人;明诚则跟在他身后,一身剪裁合度的黑西装掐出他柔韧的腰身,腕间一对同样的蓝宝石袖扣微微闪光,如同希腊雕塑般线条冷静,匀称直挺。

 

明楼向来对他人的注视泰然自若,也向来享受别人对明诚的关注——这是他亲手带大的孩子,是他的弟弟与他的知己,合该被人这样欣赏、这样注视。但或许只有这一次,明楼事后想来,他宁愿没有人注意到阿诚。

 

那天,名导戴利也在酒会上。他只是来为老友捧个场,没想到却一眼相中阿诚,要拉他去演戏。明楼是知道阿诚从小就喜欢戏剧的,可他怎么会就这么放手?

且不说诚秘书做事得力,样样最顺明董事长的心意——光说明楼从小把阿诚带大,看着当初稚嫩柔弱的一团变成今日长身玉立的青年,这十几年的感情就足够让明楼无法割舍。

 

他当然知道让阿诚去演戏并不代表他的弟弟就会离开他——可是在明楼心里却又是另外一回事。阿诚从十岁到二十三,全心依赖着明楼,被他教导成人,而明楼亦全心注视着他,与他分享一切——他们之间没有秘密,唯有坦诚。

大概是因为长久以来,只有阿诚一个人如此专一地注视着他,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如此注视着阿诚——注视着他的善良,他的优秀,他的成长,因而明楼几乎要产生一种隐秘的错觉,似乎阿诚就是他一个人的——仅供欣赏,外借免谈,更别提把这个人的优秀与出众与大银幕前成千上万的人分享。

 

可那毕竟只是错觉。明楼很清醒。

他同样清醒地认识到一个合格的大哥不该让自己的独占欲阻断了弟弟的前途与梦想,但当明诚来找他摊牌的时候,他还是气得摔碎了一个茶杯。

 

青瓷碎片砸在明诚脚边,而明诚只是一惊,但依旧不闪不避,目光坦诚而坚定地直视着明楼。

“大哥。”他轻声唤道。

明楼长长喘了几口气,终于似乎缓过气来。他看着明诚的眼神,便已知道自己恐怕回天无术。

“你想好了?”明楼问道,目光锋利。

“嗯。”

明楼沉默半晌,道:“既然如此,我不会拦着你。可是你要记好,阿诚,我明家的人没有靠着家世吃软饭的。出了这个门,就不要想着靠明家的姓氏来混饭碗,否则即使我答应,大姐也不会同意。”

明诚点点头:“我明白。大姐那边,我会自己去同她讲。”

“好。”明楼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注视着他,“阿诚,你记住,无论何时我都是你大哥。我希望能以你为自豪。”

 

明诚一愣,继而轻轻点头,垂下眼睛掩去眼里的不舍与动容。

走出总裁办公室前,明诚的脚步顿了顿,说道:“影业毕竟水深,我入了行,好歹能探探路子,积累点人脉,到时候明家再进来,大哥你也不必太劳神。”

说完,他不等明楼回应,开门离开。

明楼盯着门框,怅然若失。

他们彼此都清楚,走出了这道门,便没有明诚,只有阿诚。

 

--------------tbc

打滚求评论QAQQQQ


评论(29)
热度(972)

© 寒山一带伤心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