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一带伤心碧

全职一帆本命,全员好感,脑子有坑,文笔有洞。转职实习画手中,不要期待更新(。

【邱乔】《砂糖时计》Take 3:牛油曲奇

不用来挠我啦,我自己放出来了ww叶修大大其实很难抓,大家如果觉得ooc的话那也很正常啦【不

 

那是五月间的事了。

叶修觉得最近的兴欣有些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退役后的生活清闲了不少,兴欣的太上掌门叶修在每日遛遛boss逗逗公会之余,察觉到了几分蛛丝马迹。所有人都似乎向他隐瞒了些什么,尽管伪装得并不高明。

叶修叼着根烟,凑到鬼鬼祟祟好似商量着什么的陈果、苏沐橙和乔一帆身边,问:“怎么着几位?商量啥呢?”

“也没什么,就是韩张林乐CP之类的霸图内部消化的可能性,”苏沐橙回眸一笑,“你要加入讨论吗?”

再没眼力也看得出这丫头是有心不想告诉他。叶修坐在一边吐了个烟圈,心里咂摸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琢磨妹子的心思从来不是他的强项,叶修斜坐在沙发里用平板看着上周雷霆对虚空的个人赛,慢悠悠地终于等到三位散了会。他一把逮住正要回房间的乔一帆,和颜悦色地把他叫到跟前,问道:“小乔啊,你们刚刚说什么呢?”

少年像是被揪住耳朵的兔子一样浑身一抖,继而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回答道:“也没什么啊前辈,就是我正好打算出门,沐姐陈姐她们托我一会儿去买一点……嗯就、就是女性用品什么的。”

叶修瞧见他虽然佯装镇定,耳尖却红了,只一眼,叶修就把内幕推敲的七七八八。他抖了抖烟灰,用痛心疾首、语重心长的语气开口问道:“小乔,是谁告诉你要用买卫生巾这种借口来搪塞我的?”

“诶?!”乔一帆一下子脸颊通红,忙不迭摇头,“不、不是沐姐!!”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几秒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的乔一帆埋头逃开了,片刻之后扯着顶帽子从房间里窜了出来,匆匆和陈果说了一声出门买东西,生怕又被套出什么似的飞快出了门。

 

还能不能好了,连一向乖巧听话指哪儿打哪儿的一帆都在敌方战线……哥还就不信了。

叶修看着他慌乱的背影,悠悠地掐了烟,站了起来。他决定要去那什么……哦,是叫STK。

 

战斗走位对他来说毫无压力,就算操纵的角色从君莫笑变成了战五渣宅男叶修也一样。尾随着来到最终目的地的时候,叶修才发现那是家叫做“砂糖时计”的甜品店,好像还是某家杂志上推荐过的,从甜品店对面巷角看过去,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清店里发生的一切,又不会被发现。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投进店里,照亮了满满一玻璃柜的西点甜品。草莓的鲜红、芒果的金黄、奶油的纯白、巧克力的醇黑,仿佛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乔一帆在玻璃柜前半弯下腰,似乎在犹豫着如何选择。

一帆的话,会选香草或者抹茶的吧?也对,一帆是挺喜欢甜的,怪不得会过来……叶修漫不经心地想着,然后忽然看见出现在店里的某个身影,一不小心呛了口烟。少年穿着黑色的卫衣,露出半截修长白皙的手臂,身姿挺拔,平光镜下的眼眸沉稳而清冷,正是他最熟悉的样子。

是邱非。

叶修有些意外,又忽然感到难得的兴致。他就这么叼着烟,远远看着两个少年在甜品店的玻璃柜前不期而遇,双方都露出了讶异的神色。金色的阳光打进来,电影一样。那时的叶修,并未料到自己初次作案(?)所目睹的场景会在将来引发何种展开。

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之后了。他站在窗口,目送邱非走出上林苑,心中充满了无可名状的悲伤。就好像含辛茹苦奶大两个娃,前一刻还看着他们眨着闪亮的眼睛全然信赖崇拜地黏在自己身后,一眨眼却已经有一个跑到自己跟前来认真地报备说:“爸,我想回头和我弟领个证,9块钱我自己出就行了。”

不是NTR,胜似NTR。就算是叶修,也是会觉得有些唏嘘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面色中的感慨,苏沐橙揣着一把瓜子凑到他身边,好奇地问道:“诶,刚刚小邱跟你说什么呢?”

“呵呵。”

“别卖关子啊,刚刚还一副吃惊的样子,分享一下爆料嘛?”

“那哪儿能啊。”叶修估摸着要是把小邱要追一帆的事儿抖给沐橙,隔天全联盟的妹子+李迅就都该知道了。他从苏沐橙手里摸了几颗瓜子儿,遁了。

 

说不惊讶那是假的。

叶修琢磨了半天,觉得能让小邱那样性格的对一帆这么上心,世界果然充满了奇妙的展开。然而看着那双认真而纯粹的黑色眼眸,叶修就知道,邱非是认真的。那是他亲手指导、曾经视为接班人的孩子,叶修再清楚不过的人。那个少年有着远超同龄人的专注与沉稳,即使是荣耀上出众的天分才华也不能让他有一丝一毫的懈怠焦躁。但也正因为这份专注,他分配给荣耀之外的事物上的关注,微薄得几乎可怜。

能够让他认定的人或是事物太少太少,然而一旦认定,就不再放手。而现在,被他如此认定的人,是乔一帆。

 

在赛季的战斗中,所有职业选手都紧绷着神经。那两个人也并不例外,尤其一个是重回联盟的新嘉世队长,一个是饱受评议的新科冠军队的成员。这种紧张叶修再熟悉不过,但如今却已经离他远去。以旁观人的视角经历这一切陌生而新鲜,叶修抢完一个野图boss,训练室的钟刚刚走过深夜11点,他摘下耳机站起来伸个懒腰,一转身才发现原来训练室里还有别人。他皱了皱眉,向角落的沙发走去。

乔一帆抱着个平板,歪在沙发里,似乎是原本在看什么东西却一不小心陷入了梦乡。也不知道他在那儿睡了多久,大概是因为训练室没开灯颇为昏暗,众人上楼休息的时候居然也没人发现。他睡得不怎么安稳,似乎在梦中依然感受着对兴欣的种种质疑与压力。忽然间他手中的平板发出了一声细小的提示音,然后屏幕一下子亮了起来,锁屏桌面的中心有一条新QQ信息,还有一条未读的微信推送滞留在那儿:“您的好友 邱非 向您发来了新信息: 早点睡,注意身体。”

叶修眉心一跳。短短的几个字里他嗅到一丝味道。

感受到屏幕的光亮,乔一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又被白光闪得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直到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稍稍清醒了一些,吓了一跳似的抬头,注意到叶修在他身边:“唔前辈……?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

“野图boss,老魏说他今天要补觉。倒是你,一帆,职业选手要保持作息,不该熬夜。”

乔一帆揉了揉眼睛,低着头,“抱歉前辈,我没想熬夜,就是……这两天有点睡不着。本来只是想在下面多看一会儿霸图的团队赛的。”

“紧张?”

“嗯…稍微有点。”乔一帆无奈地微微一笑,然后坦率地轻轻点头。他垂首,这才看见平板屏幕中央的微信推送。一瞬间,叶修看见他因睡意而显得迷茫的眼睛清明了起来,屏幕白光映衬下显出一点从眼神深处透出来的柔软。

叶修低低啧了一声,看着乔一帆爆着职业级的手速解锁回复,佯装随意地问:“小邱?看不出来啊关系不错,还让你注意身体呢。”

“因为前两天我跟邱非提到说有点睡不着什么的,”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所以邱非这两天晚上总是会提醒我早点睡……”他小小打了个哈欠,拖着疲惫的身体站了起来,晃了两晃,“嗯…那前辈,我先上去了。”他困倦的样子比平时显得年龄更小,像是某种陈果和苏沐橙会喜欢的小动物。叶修摸了摸他的头,撸了一把头发,只是对他说:“早点睡。”

 

总有一些事情,他无法给出任何帮助,只能靠着他们自己走。他们总要学着自己扛起这一切。

但偶尔的时候叶修想起嘉世的前世今生,又想起王杰希与微草——以一人之力肩负所有,纵然能支撑一时,却同样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后遗症。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生活也不是。在邱非带领着新嘉世杀出挑战赛重回联盟的时候,除了对这个自己一手教导的后辈抱以欣赏之外,叶修同样感到一种隐忧:虽说现下只要能回到联盟,就比什么都好,可是五年后呢?十年后呢?

只靠邱非一人支撑的嘉世,终究不能长久;只靠荣耀支撑的邱非,也是一样。这不是站在职业圈大神角度上说的话,而是更多的出于邱非的师长的身份。就算知道邱非比任何人都要坚韧,百折不挠、锐气凛然,然而他终究只是个少年——有一些事情,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会明白。

总有一天他会离开荣耀的舞台,离开他人生最重要的部分之一。职业生涯走到了尽头,而人生的路却依旧还有很长。到那时,叶修希望他至少不再是独自前行。

 

上林苑的厨房里传来某种西点出炉的香甜味道,叶修坐在沙发上,一边用方锐的手机刷着微博,一边时不时瞄两眼厨房。乔一帆还没来得及解围裙,端着一盘刚出炉的曲奇走了过来,笑着问:“前辈,要不要尝一点?”

“哟?好了啊。”叶修拿起一块叼在嘴里,显得有些口齿不清,“手艺不错挺贤惠啊,一帆。”

 

所以当他听邱非说他要追乔一帆的时候,其实他挺欣慰的。就算如何心性坚韧,也依旧无法抵消独行的孤独,能够找到同行的伴侣,这样再好不过。

 

“咦?!不、不是啦,主要都是沐姐和陈姐做的,我只是帮帮忙而已……”

一帆性格又好,仔细一想还挺互补。肥水不流外人田,挺好。

 

“谦虚啥,”叶修嘎嘣嘎嘣嚼着牛油曲奇,“等等啊,让我开个相机……”

不过在此之前,他当然是不会就这么放过意图脱团的人的。

 “叶修V:兴欣的饼干出炉了,让大家过过看得见吃不着的眼瘾吧。@嘉世_邱非 你感受一下 [饼干.jpg][小乔.jpg]”

 

微博大战的结果就是圈中一干女性选手充分感受到了满满的基情,苏沐橙在女选手群里一边飞快地聊着天一边笑得十足愉悦,据说雷霆的戴妍琪还表示get到了新世界的大门。不过好在一干人等平素被她们调戏惯了,倒也没谁真当回事儿。自始至终知道内情的叶修守紧牙关,虽然保持着一颗八卦的心,却没把猛料爆出去。他发现自己退役了之后大概真的闲得慌,居然觉得暗搓搓围观两个后辈的恋爱挺有意思——虽然一个恋爱技能点总是不大够用,一个毫无被追的自觉。就在叶修“哎人老了,青春真好”的感慨中,时光飞快地流逝,转眼已到了年关,全明星周末又过去了。那天叶修裹着围巾出门买了包烟,冻得哆里哆嗦地回到温暖的上林苑,往电脑前一坐,就看见右下角的小企鹅一闪一闪,居然是邱非发来的消息。

信息很简单,一共也就一句话:前辈,告白成功了。

叶修盯着这行字,叼着烟就笑了。

这事儿当然瞒不过众人的眼睛,况且还有谜之技能点满点的苏沐橙在。每次乔一帆被邱非约出去的时候,都会受到兴欣众人的注目礼,实在承受不住各种灼热目光的他只有落荒而逃。和嘉王朝抢野图boss的时候,魏琛还揪着这点向对面领头的战法隔空喊话:“小邱啊!你不会连这点聘礼都不想给吧!”

回答他的是一记豪龙破军。

邱非来上林苑,每次都会带一点水果礼品之类的过来,把陈果感动得不行,心想叶修这货怎么能教出这么好的学生呢。然后方锐就会叹口气对她说:“老板娘,人家可是有企图的啊。”说完还挤眉弄眼地示意她看乔一帆的方向。陈果看看那边凑在一起的两个少年,又看看这边的猥琐三人组,觉得邱非和乔一帆简直是天使中的天使,没好气地瞪了这货一眼,去泡茶准备水果了。

邱非和乔一帆坐在一起,似乎是一起在看一份杂志,边看边聊。乔一帆叉起一块苹果往嘴里送,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像是小仓鼠,邱非偏过头看着他的样子,便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以邱非平素的清冷,这样的笑意实在难得。乔一帆愣了一下,亮晶晶的眼睛显得有点茫然,而邱非只是握了握他的手,继续一起看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两人说是有想去的地方,准备出去逛逛。这回可就不止一个人接受视线的洗礼了,不过邱非一副岿然不动的样子,连带着乔一帆也不那么害羞。

临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修倚在门边问:“打算去哪儿玩儿啊?”

“也没有……就是在杂志上看到有一家店,一直想去吃吃看,今天正好有空。”

“哦……”叶修悠悠吐了个烟圈,“说起来,我认识一家甜品店叫什么…对了,叫‘砂糖时计’的,上次他们给我买的生日蛋糕就是那家的,还不错。”

一瞬间,乔一帆的表情像是完美作弊十年的学生突然被教导主任抓到。邱非的表情则像是珍藏的宝贝突然被父母发现的孩子。叶修真的挺想笑。

他站在窗边,俯瞰着目送两人的身影走出上林苑。邱非微微低下头,似乎说了什么,替乔一帆把乔装用的帽子帽檐再压低了一点,又轻轻理了理他帽子下细碎而柔软的黑发。乔一帆笑着。他们十指相扣,沿着道旁香樟树的林荫迈开步子。

叶修抖了抖烟灰,露出一丝微笑。

他知道,他们会走得很远,很远。

 

 

评论(15)
热度(200)

© 寒山一带伤心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