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一带伤心碧

【Scamander骨科】不能说的秘密 · 番外1

* 《不能说的秘密· 》的番外,摸鱼摸出来的短小砂糖日常,发生在正篇结束之后很久

*虽然说是abo,但实际上并没什么abo元素,不看前文也能直接食用(doge



番外1. 一个并不成功的拥抱

 


他花了很久才意识到,自己对Newt那异常的保护欲并非出自兄长的关怀,而是出自Alpha的本能。

求偶是刻在所有生物基因里的欲望,它或许能长久地蛰伏,但总有一天会像闻到血腥气的狮子,从骨子里冒出它苏醒的头。Theseus没法克制自己的心猿意马:他总是喜欢从后面拥抱他的弟弟,喜欢脸埋进omega那细软的颈窝里;他眷恋Newt在他怀里的气息与触感,时常想用丝绸与白银装点那柔韧的腰肢;而隔三差五地带回花朵或是与神奇动物相关的小东西更是已经成为了他常年的习惯,即使在他们互通心意之后的许久,Theseus仍然喜欢把玫瑰花藏在袖子里,让它们一朵朵地飘进Newt打开着的箱子。

 

那一天也不例外,Theseus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卧室地上的那只旧皮箱大大方方地打开着。阳光与夏日的风拂动着白色的窗帘,卧室里空无一人,只是同往常一样,从那皮箱里传来隐约的声响。

“Newt?”

没有得到应答,年轻的首席傲罗放下自己的公文包,熟练地顺着楼梯走进了箱子。下午这个点是他的弟弟给那些生物们喂食的固定时间,他知道。他已经来过这里许多次,记熟了Newt的小天地里的路线与布置。所以当神奇生物学学家领着一群蹒跚学步的小月痴兽出来遛弯的时候,他的兄长就已经站在一棵树边上,臂弯里挂着灰色条纹西装,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他了。

Newt眨了一眨眼睛,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他:“Theseus?你怎么会……你提前下班了?”

年幼一些的动物学家戴着厚厚的龙皮手套,提着两个大大的铁桶,衬衫与领结因为大幅度的活动而松散开来,鼻尖上沾着一点泥土,身后还跟着好些个摇摇晃晃的小菠萝头——Theseus情不自禁地想,那些女巫八卦杂志若是将他弟弟这幅笨拙而懵懂的模样刊登见报,说不定第二天Scamander家的金库就会被来自各方的金币挤爆。

“嗯哼。”Theseus把手从西裤的口袋中拿出来,向他走来,“没有想到?”

他的弟弟十分不解风情地点头,然后立刻试图把手里的两个桶分给他一个:“哦,呃——既然如此,要不要帮我一起?那边的角驼兽还没有喂呢……你知道应该怎么接近他们吧?——”

“——Newt,在那之前。”Theseus叹了口气,止住了他的话语。他向自己的omega挑起了半边的眉头,灰蓝色的眼睛暗示性地望着他,张开了双臂。

 

下班与离家时的拥抱。他们之间不成文的规定。

然后他的弟弟就忽然紧张了起来,羞赧与局促像忽然到来的静电,在他柔软蓬松的每一丝卷发的末端纠缠。他向来都是这样,Theseus知道:不擅长也不习惯肢体接触,只把自己缩起在大衣里,越远越好的距离。但他总是希望Newt能在展现感情方面更坦然一些,更亲人一些——更依赖他一些。为此,他不惜通过一个极其令人头疼的赌约,换来了Newt的一个承诺。

他们说好了的。

 

所以Theseus大方地敞开了怀抱,朝他的弟弟露出笑容。而Newt终于不再犹豫,走到他身前,提起脚跟,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唇角。

“抱歉Theseus,这会儿很忙,手里都是东西,没有办法给你一个拥抱。”他提了提双手里的铁桶,动作笨拙,布满雀斑的脸颊微红着,绿眼睛穿过长长的睫毛看他,“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魔法部平日里挑剔而冷淡的首席傲罗短暂地失去了语言能力,半晌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里有难以抑制的喜悦攀上他的嘴角。

“不,当然不介意……”他大脑一片空白地回答,然后手里就被塞进了一个铁桶。

 

“那么,角驼兽就交给你了,呃,你在听吗,Theseus?”


评论(23)
热度(1600)

© 寒山一带伤心碧 | Powered by LOFTER